杭州宇興企業管理有限公司

建筑貼膜

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國家出臺意見劍指壟斷汽車配件價格有望下降

國家出臺意見劍指壟斷汽車配件價格有望下降

近日,國家十部委聯合出臺“維修業轉型升級指導意見”,提出公開汽車維修技術、允許原廠配件自由流通、同質配件等規定,劍指壟斷。在業內人士看來,新規有望使高昂的配件價格下降,促進汽修行業整體轉型升級。
  社會汽修店的春天也許真的來了。
  利好
  社會汽修店迎春天?
  汽修店老板保奇對到店修車的老陳說“看來這次是要來真的了”,言語中難掩興奮。
  保奇說的是近日國家十部委聯合印發的《關于促進汽車維修業轉型升級、提升服務質量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
  作為在汽修行業摸爬滾打10年的“圈內人”,保奇清楚,這是早前在國內刮起的汽車反壟斷風暴的延續。
  在此之前,國家發改委先后向寶馬、12家日本軸承和零部件企業、一汽大眾和克萊斯勒開出反壟斷罰單,處罰金額已接近16億元。
  前有反壟斷風暴,緊接著《意見》出臺,國家是下決心要打破汽車廠家與經銷商的壟斷。
  新規的出臺,對路邊汽修店無疑是個利好,保奇期待著春天到來,“對我們意味著公平的環境,有機會獲得更多客戶,有機會把牌子做大。”
  在汽修這一行,保奇認為,廠家最為強勢,其次是經銷商,最后才是個人維修企業。而受資金、技術、渠道限制,社會汽修店往往處于夾縫中求生存的狀態。
  這次,《意見》要求主機廠向維修企業和獨立經營者公開汽車維修技術,允許原廠配件自由流通,提出“同質配件”等規定,“就是要建立市場化機制,利于規范社會汽修店。”
  鄭州西郊一家連鎖汽修品牌的負責人表示,《意見》首次提出汽車維修“同質配件”,這意味著消除了對非原廠配件的歧視性認識。“長期以來都是廠家嚴格把控渠道,社會修理廠很難拿到原廠配件,而車主往往只認原廠配件。事實上,達到標準的非原廠配件的質量也很好。”
  沖擊
  4S店對客戶“黏度”可能會下降
  與保奇的興奮不同,沈明則多少有些憂慮。
  作為鄭州一家合資品牌4S店的售后負責人,他一直關注著國家對汽修行業的政策。
  “《意見》的實施肯定會對我們造成沖擊。”沈明說,“賣車不如售后賺錢”早已是近些年4S店經銷商的共識,而新規將打破汽修市場原有的盈利模式。
  他解釋稱,之前以汽車生產廠家、授權經銷商為主導的汽車零售和售后市場又稱“4S店模式”,面臨真正挑戰。
  比如,原廠配件渠道壟斷將被破除。沈明介紹,原來只能為汽車生產廠家提供配件的企業,今后可以直接向經銷商提供配件,流通環節減少了,配件價格也會下降。
  這意味著,以前一個配件到達車主手中,廠家要加價,4S店要加價,導致配件價格昂貴。今后,4S店能拿到的原廠配件,社會汽修店也能拿到,這就形成了競爭。如果4S店還是加價銷售,會逐步喪失消費者;但如果不加價銷售,這一環節的利潤會降低。
  “其實就是倒逼紅火了10多年的‘4S店模式’轉型升級。”沈明說。
  此外,公開汽車維修技術也帶來了一些沖擊。“一旦汽車4S店和普通汽修店維修能力相當,4S店的客戶黏度會下降,客戶流失的風險將增大。”沈明說。
  在他看來,未來汽修領域拼的是服務,也有可能打價格戰,“誰的產品實惠、服務好,誰就能招來客戶。”
  猜想
  選擇權真正到車主手中
  如果不是保奇,老陳還不知道《意見》是什么。如今,他也開始關注《意見》的落實,因為《意見》涉及像他這樣的普通車主的切身利益。
  “我們關心的無非就是去哪修車能夠便宜而且質量好。”老陳說,這句話說著簡單,但要想找到這種地方,很難。
  而《意見》的出臺,讓老陳覺得,有望了卻車主們的心事。
  老陳說,無論修車還是保養車,配件只要沾上“原廠”二字價格肯定高。如果將來真能打破壟斷,減少配件的流通環節,配件價格應該會下降,受益的還是車主。
  除此之外,以前“三包期限內不能選擇非授權維修服務”的條款令不少車主感到糾結。
  “這次明確規定授權維修企業不得以汽車在三包期限內選擇非授權維修服務為理由拒絕提供維修服務。”“把選擇權還給車主,以后去哪修車,車主說了算。”
  河南商報記者了解到,交通運輸部運輸司司長劉小明在解讀《意見》時曾表示,新規將在一定程度上打破汽車生產企業授權4S店在新車保修期間濫用汽車保修條款、侵害消費者權益的慣用做法,充分保障汽車消費者的維修選擇權和汽車保修權利。
  期待
  實施細則早日出臺
  “有句話叫‘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國家的政策制定很好,就怕下面執行時打折扣。”
  車主王先生的擔憂不無道理。
  一家4S店的銷售負責人稱,《意見》中雖然規定授權維修企業不得以汽車在三包期限內選擇非授權維修服務為理由拒絕提供維修服務,但如果車主在社會維修店維修車輛后出現故障,再去4S店維修,4S店可能會認為,車輛引起故障是因為另外一家店維修導致的。如何鑒定故障起因,是個很麻煩的事兒,非常容易出現扯皮。
  《意見》提到“新車型上市三個月未能有效公開車型維修技術信息的,撤銷該車型有關公告和CCC認證證書”,但問題隨之而來。
  有觀點認為,比如一款車型技術含量很高,公開其維修信息的同時是不是意味著技術的一種泄密?公開到什么程度為好?會不會讓自己產品的競爭對手直接獲得相應的信息?“實施細則出臺后,這些就一目了然了。”
  河南省汽車行業協會會長蔣貢敏也表示,目前出臺的只是一個指導性意見,能否落到實處,實施細則還得跟上來。